莫晨

梅格妮;
全职厨;
稻米;
主皮喻黄,瓶邪,繁星

after之瓶邪

荣耀不灭巴扎黑:

我有离开的勇气,却舍不得把你忘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陪你到世界终结。
如果,他在人生的旅途中没有遇见他,没有和他相识、相知、相守,那他,会怎样?
无法想像。
没有了张起灵这个人,吴邪会不会一直天真下去?
如果没有在那个冬天遇见他,小三爷可能会继续戴着眼镜,和他那个无可救药的伙计王盟,坐在那个小小的古董铺子里,等待着半年都不上门来找一次的主顾。
可是,那个叫闷油瓶的人,在雪地里淡淡地对他说,“带我回家。”
吴邪内心所有的防线都被攻破。
有人说,回忆,就像流沙。想要紧紧地握住不放,可全都如白驹过隙,散化在尘埃里,至少,没有人会发现。
从第一卷到第八卷,从藏海花到沙海,从长白山到墨脱再到巴丹吉林。那个小哥闷闷地,自始至终都不说话。却帮助他化解了无数的危机。
他无意中说出来的话,都成为了最美的情话。
那个时候的吴邪,心底里一直觉得,有他在,很安心。
夏天的时候,王胖子说,“来,胖爷我领你们几个一块去兜风吧。”
霍秀秀说,“你们一身的尸臭,凉爽的风一吹就好了。”
吴邪也笑道,“小哥,一起去吧。”
闷油瓶子不说话,半天才牵了牵嘴角,说,“我不去。”
黑眼镜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,“这小子,海边有那么多长腿美女,一个都不动心,也难怪呢......"说着,看向小哥。
往常,开这种玩笑的时候。大家都会看向小哥的手。那奇长的手指,就像是有魔力的风向标,没有一次不定位在那戴黑框眼镜的男人身上。大家等着看他脸红,炸毛,似有无限的乐趣。
可这一次,小哥只是静静地望着地上的那滩水,眼中不再是断绝与世界的联系,而是似有似无的温柔。


吴邪默默地走近那滩水,从水里他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象。
那是另一个自己。
明明,自己很平静。而另一个天真却狞笑着。
狞笑,这种表情绝不会出现在天真同志的脸上。
吴邪像是后背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掌,沉睡不起。
无尽的黑暗笼罩着他,吴邪已经平静,心如止水,了无牵挂。他想,那个自己,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?
突然,脑海里出现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,”
吴邪不会知道后面的话语。


当月未西沉的时候,张起灵决心要走。


小花气得不行,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现在走?你这个人,还嫌事不够乱吗?”恨不得将手机砸在他脑袋上。
张起灵面无表情,“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去奋斗,只有他,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。”
说着,看向旁边昏迷的吴邪,动了动嘴,很小声,没有人会听见。
那话语,被风蚀,被光吞,万劫不复。

几年后的吴邪被三叔精心照料,痊愈的很快。
他已经不记得生病之前的那些事情了,包括,那个人。
他还是依旧天真,在家里,朋友们只管他叫小吴。
因为怕,怕回忆,怕受伤害。
很快地,他也拥有了如花美眷,只可惜并非似水流年。
错了一步,就错了一生。


几年后的吴邪被三叔精心照料,痊愈的很快。
他已经不记得生病之前的那些事情了,包括,那个人。
他还是依旧天真,在家里,朋友们只管他叫小吴。
因为怕,怕回忆,怕受伤害。
很快地,他也拥有了如花美眷,只可惜并非似水流年。
错了一步,就错了一生。
在婚礼上,吴邪喝了很多酒,小花敬一杯,黑眼镜敬一杯,王胖子喝的最多,众人把盏欢欣,开怀大笑,好不热闹。吴邪从一桌被推到另一桌,频频举杯。


在桌旁,还坐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秃头。


吴邪说:“这…这位大哥…看你…很面熟啊…”。


三叔赶忙解释:“这是新来的赵教授。”


吴邪说:“赵…教授…别和我开玩笑…怎么…你不是姓…姓什么来着…好像…还是一个挺著名的姓呢…”


站在旁边扶着吴邪的解雨花拼命地克制住了想要说出来的冲动。


赵秃头脸色不悦,转身就走。吴邪的伙计王盟说:“哎呀,老板,你都把人家气跑了”说着,便追了出去。


过了10分钟,王盟回来,吴邪说:“怎样,替我和长辈赔礼道歉了吗?”


王蒙说:“倒也奇怪,那秃头非但没生你的气,还问了问你的近况,让你以后好好过,他不让我告诉你这些,不过,那秃头还挺关系你的。”


天真笑道“一个老秃头,关心我…哈哈…别开玩笑。


突然,她跌坐在床上,“等等,你说秃头…关心我…”他声音里有止不住的颤抖。


三叔说:“大侄子,别想那么多,大喜的日子,何必在一个外人身上操心。”


吴邪突然冷冷地说:“三叔,请你告诉我,他是不是姓张?”


尾声。


如果你消失,至少我会发现。


这个游戏,不好玩啊。


下一次,我消失,你来找我好不好。


因为这个游戏,没有你又有什么意义。


胖子说,每次遇到你的时候,你都会问我在那里过的好不好。


即使这是假的,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。


即使我会和梦里的云彩说,有一个胖子想你了,胖子也会跳着脚骂我。
就像,当初的,暗暗喜欢你的自己。


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,不要去回想我的过去和未来。


至少,我的现在,是属于你的。


谨以此文献给2015,长白山,青铜门外的吴邪,微笑以后,然后,之后,after。


我会慢慢忘记你,听风来的声音。
用黑金古刀,砍断所有的回忆。


跟水中的自己,告别。


就像,那天,你对我说的一句,“再见”。



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莫晨不如你甜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林同学不如你甜。 转载了此文字